戏语平生

蓝启仁的药被拔光了三次,三次都是因为魏无羡

我的抽签结果 蓝启仁and魏无羡(笑容中隐隐透出一股非气)非cp向,emmmm实际上本文是忘羡cp(倒立抄家规中) @七情 交文了

  蓝启仁有个不为人知 的爱好-种药。蓝家有他专用的一个小药圃,种些常见的药材。每天早晨起来,他都会去那里散步,顺便浇浇水,除除草。也不失为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处。
  药材虽不值什么钱,毕竟是自己种的,他宝贝得很。旁人也知晓他的脾气,他那块药圃,几乎是蓝家一个小小的禁地,向来没人敢踏足。
  哦,除了魏无羡。
  魏无羡在蓝家的三个月,脑子里除了川菜,他的胡子,蓝忘机,就是他这块药圃了。
  把蓝启仁给愁的啊,头发是一把把的掉。结果日防夜防,还是没防住。
  望着满园的狼藉,用胡子想也知道是谁干的。
  “魏无羡!抄蓝氏家规!”
  至于山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只黑鬃灵犬,就是后话了。

  后来魏无羡绝命乱葬岗,身死道消。
  望着爱徒消沉的样子,蓝启仁叹了口气。
  这时候才觉得,云深不知处,有些过于清净了。
  一个人走到药圃,将原有的药材拔了个干净,白芷、半枝莲,都是清心的良药啊。
  又叹了口气,他种下了另外一味药材。

  后来魏无羡又回来了,还和他的爱徒搞在了一起。他板着脸吩咐门徒,让他们把药圃中的药材都拔了,加进今晚的药汤里。
  毕竟家宴 ,二人倒也未曾特别亲近,可目光,总是若有若无地落在对方身上。
  他咳嗽一声,心下甚是不满。
  直到看见魏无羡被桌上的药汤苦的呲牙咧嘴。他冷哼一声,这才觉得好受一些。
  “云深不知处禁止浪费。”他淡淡道。
  魏无羡,敢带坏我蓝氏弟子,就要有这个觉悟。
  可他随即看到忘机拿过魏无羡的碗替他喝干净。魏无羡立即粘了上去,忘机单手捏了捏他的耳垂,两个人不自觉又腻到了一起。
  他皱眉,心情顿时更差了。
  “成何体统!”他嘴上这么教训他们。
  可是他心里想的却是---
  臭小子,总算回来了。

  种了十三年的那味药,是当归啊。
  

评论(9)

热度(1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