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语平生

薛洋

#是粉,真是粉#       #带一点晓薛#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的人生,是什么样子的?是刻骨的仇恨,是无尽的疼痛,是拼尽全力后求之不得,是阴邪狠毒,是疯狂嗜血,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无可救药的恶人。
  他该死,他必须死。
  他不值得怜悯,他也不需要怜悯。
  他不值得原谅,他亦不需要原谅。
  可是,我总想,哪有人是真的不怕疼呢?
  不过是疼得多了,太多年一个人捱过漫漫长夜,一个人面对芸芸众生,一个人一次次看着伤口结痂后再次碎裂,看着伤处一点点腐烂发臭。即使大声呼喊,又有谁能听见?即使哭着求饶,又有谁会放过他?没有人会带他回家,甚至没有人给他疗伤,没有人告诉他,这众生正是最阴邪的生物,你被人欺辱,并非是你的错。没有,都没有。因为那是的他,不过是人鞋底的污泥。
  所以,渐渐的,他不喊疼了。他不疼,他要他遇见的每一个人疼。他眼瞧着心底的那一点子善意化成脓水,也不过嗤笑一声,笑自己当初天真荒唐。他遇见过恶,没有人救他,他也救不了自己。所以他被同化了。他杀了常家满门,可那不是高尚的复仇,那不过是跳梁小丑的自欺欺人。与其说他杀了年少时的仇家,不如说他杀了幼时尚怀几丝向善之心的自己。欺辱比自己弱小的人,那是常慈安对薛洋,那是众生对薛洋,那也是薛洋对常慈安,是薛洋对众生。他终究无可避免的变成了自己从前最厌恶的样子。人性之恶毒,他不能幸免,他变本加厉。
  他未曾遇见纯然的善,于是生就了一幅刀枪不入的恶人模样。等他遇见了,他又不肯相信,他只知道世界上有恶意,所谓的善,与他不过是骗局。于是他偏要把那善意扒皮剜骨,想瞧瞧内里的脏污。可纯然的善,任你怎样,总是干净如初。他就一定要弄脏它,弄脏了,就是和他一样不为世人所容了,那就是他一个人的了。你怎么能说世人厌他?他难道真心喜欢自己?不过如刀锋出鞘烈日当空,是熊熊的火,烧死自己,烧死他碰到的一切东西。到他终于明白,已是太迟。他早已是千人唾万人骂的魔头了,他早已走不了回头路了。那就一条道走到黑吧,纵使跌下悬崖粉身碎骨,也不要放手。
  他拥有过什么?
  阴虎符?那是魏无羡的。锁灵囊?那是晓星尘的。就连那颗糖,也不是给薛洋的。
  或许只有降灾了。
  那就降予世间,无穷无尽的灾祸吧。
  他后悔过吗?我想未必。他至多是后悔活做的不够干净,后悔没有早点杀了阿菁。他从未觉得自己是错的,想要的东西,夺过来就是了。有人阻拦,杀了就是了。他就是这么一个卑劣小人,亦是全天下最令人不齿的恶人。
  在我心里,不存在宋道长来不来义城的问题,就算宋道长不来,他也不可能圆满。从第一步就走错了的人,等待着他的结局只有惨死。他不无辜,一点都不。她罪有应得,他活该。这个世界从未对薛洋温柔过,唯一的一点善意也被他亲手葬送。正道天理,皆厌他恨他,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。他死了,正是大快人心的义举。谁会管他是否也被人欺辱过。他是个真恶人,这就够了,莫说救他,怜他几句,也是罪过。而所谓嗜甜如命,也不过是因为,对他来说,此生 ,太苦了。可糖吃的再多,人世于他,仍是恨苦。
  自始至终,除了骂名,他什么也不曾拥有过。

评论(7)

热度(47)

  1. 老祖的酒戏语平生 转载了此文字